欢迎访问:涩和尚AV-涩和尚视频在线观看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成熟的妇人

成熟的妇人

自从尝过女人的滋味后,对自撸真的已经不再感兴趣。经过那天晚上惨痛的教训,他完全放弃了硬来的方法,决定先软化敌人让敌人麻痹大意自己再趁虚而入。

  那一天晚上,韩艳梅在客厅看韩剧,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睡裙,大片白肉都露在外面。李大力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。他一屁股坐在韩艳梅边上,掏出了手机玩了起来。韩艳梅撇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。两个人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玩手机相安无事。

  李大力看后妈没赶他走,心里一想这下有门。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跟韩艳梅聊着小区里最近的一些事情,一边把手偷偷的放在裤腿边,手背慢慢的蹭着韩艳梅的大腿肉,软绵绵滑滑溜溜的。不得不说韩艳梅包养的不错,41岁的女人,腿部还没有明显的赘肉,指节滑过完全只是感到滑腻,就像抹了一层油似得。

  韩艳梅没什么反应,还是自顾自的看着电视。

  「yes,胜利的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。」李大力壮起胆子,假装打了个哈欠,又坐的近了些。「韩姨,最近店里的生意怎么样啊。」韩艳梅顿时打开话匣子,开始跟他讲店里面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。李大力假装认真的听着,屁股又往韩艳梅那边挪了挪,隐僻的闻着韩艳梅身上的香气。

  「最近进货比较多,你有时候放了学也到店里来帮帮忙。就算你来打工,妈给你加零花钱。」「行啊韩姨我也想找机会锻炼锻炼呢。」李大力装着打了个哈欠,手肘不动声色的滑过韩艳梅的胸前,隔着裙子碰了下韩艳梅的奶子,今天后妈好像带了奶罩。李大力暗道可惜。韩艳梅也没说什么,只是欠了欠身子坐开了些。

  李大力暗想:「还是没赶我走,有戏。」这次直接慢慢的调整身体的角度,整个人摊在了沙发上,右手趁机从沙发后面遥遥搂着韩艳梅的脖子。韩艳梅撇了他一眼,还是没说什么。

  「挑逗你三次都没反抗,今天我吃定你了。」李大力顿时大受鼓舞,风驰电掣般一把搂住了韩艳梅的腰肢,摸了下腰间的软肉。到底不是小姑娘了,韩艳梅的腰间肉鼓鼓的,摸着滑溜溜的软绵绵的。

  正当他转过头打算一亲芳泽,「啪」的一身,又是一个巴掌。

  「小畜生得寸进尺是不是,老娘今天非把你的祸根给你消了。」说着站起身来,拿起角下得高跟脱下狠狠的敲了敲李大力的的脑袋,李大力转身就闪跑回了房间,到底还是慢了两步,脑袋已经被狠狠的敲了几下。

  「总算还是摸了两把,没亏。」李大力安慰了自己一会,十分满意的去睡了。
……第二天早上,李大力又主动去买了早饭,两个人依然十分默契的吃着早饭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  ************李大力最近很苦闷,真的很苦闷。

  后妈似乎已经找到了对付自己的法子,平时两人都是有说有笑的,但是一当李大力有任何不轨行为,后妈总是能第一时间摸出各种凶器,或者直接大耳瓜子伺候,打得李大力叫苦连天,吃了几次亏之后李大力终于老实了。

  他试图上常去的黄色论坛上论坛上寻求众狼友的帮助,狼友们的热情倒是很高涨,可是注意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。

  「趁着后妈睡着把她绑起来强奸,奸过了就老实了。」李大力可不敢,万一她叫起来邻居听到了怎么办,就算不叫李大力也怕后妈事后报警或者真的去告诉爸爸。这条pass.

  「给后妈下点药,安眠药或者春药什么的。」主意倒是很好,可是去哪儿找药呢,家里可没人有吃安眠药的习惯,春药什么的李大力可不敢出去买。

  这条也pass.

  「雇佣流氓把后妈强奸了,然后拍照要挟他。」我自己都碰不到凭什么让流氓先享受啊。果断pass.

  李大力在论坛上逛了两天,没有得到任何的帮助,他发的帖子到最后已经歪到猜皇马跟巴萨谁拿欧冠冠军了,李大力已经对这个不靠谱的论坛彻底绝望了……关掉电脑,李大力决定出去转转,看看街上衣着暴露的女人也是很嗨皮的,那诱人的黑丝,那性感的吊带裙,那迷人的乳沟……「日,吊带黑丝什么的家里也有啊,还用出去看吗,早怎么没想到。」李大力暗骂自己傻b,冲进隔壁房间打开衣柜开始仔细的搜索。

  犹豫自己本身就是做女装生意的,韩艳梅的衣服一向都是十分的新潮,完全不是她这种年纪应该穿的,李刚又是个闷葫芦不主动埋怨他,她也就自顾自的衣服常换常新。

  李刚打开了床头柜的橱子,被里面花花绿绿的内衣裤给闪花了眼,随手抓出一条黑色蕾丝的内裤把玩了一会,感觉只有淡淡的肥皂味,又小心翼翼的叠好塞了回去。

  李大力又直奔卫生间,终于被他在一个篮子里找到了宝贝。韩艳梅昨天晚上又打麻将到后半夜,换下来的衣服没来及洗就扔在了卫生间里,这下可便宜了李大力。他仔细的翻了翻,翻出一间黑色吊带衫,一个紫色的文胸跟配套的内裤。

  李大力胡乱的将罩杯送到脸上深深一闻,亲亲的舔了舔,仿佛继母的巨乳就在他面前。继母的体香疯狂的刺激着他,鸡巴继续膨胀着,然后他像是揉泥巴一样疯狂蹂躏着那不听话的鸡巴,把内裤蒙在脑袋上,浓烈的骚臭混合着香水味,鸡巴越揉越狠,很快就一阵抽搐,浓浓的精液一滴不留的射到巨大在的罩杯里。

  之后,他陆陆续续又手淫了两次,几乎都装了半杯,才放过继母的内衣。他小心翼翼的用纸巾把残留的精液擦去,还喷了一点空气清新剂,自以为弥补的天衣无缝。

  但是让他绝望的是,韩艳梅晚上洗衣服的时候还是发现了这件事,拿着晾衣服的杆子狠狠的抽了他的屁股,直到他跪着认错发誓再也不玩内衣才放过他。

  ……第二天早上,李大力再次主动去买了早饭,两个人还是十分默契的吃着早饭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经过多次反复的实验,得到了惨痛的教训之后,李大力终于得出结论:韩艳梅是软硬不吃就是不上他的当。但是活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,于是他又动起了歪心思,这次他的注意打到了夺去他处男身子的李秀琴身上。虽然那晚自己被这成熟的妇人吃的死死的,压在身下坐了一夜,但是精虫已经都要从脑袋上溢出来的少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。

  说干就干,李大力开始制定作战计划,他首先决定去琴姨家找他。

  琴姨的老公跟李大力的爸爸李刚一样,也是厂里的工头,常常在工地上一待就是个把月,她自己则在厂子里的工会上班,每天也就是跟一帮老娘们喝茶看报吹牛聊天。由于她时常来家里叫后妈韩艳梅去打麻将,李大力对她也算是比较熟悉。

  李大力等到礼拜六的晚上,韩艳梅吃完晚饭早早的出来门说要去做头发,李大力满心欢喜的目送后妈离开。

  看着韩艳梅走远,李大力兴冲冲的跑到琴姨家楼下转了三圈,没有发现什么什么危险人物。于是装起胆子跑上门,按了门铃,可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来开门。

  「看来琴姨今天不在啊,是不是打麻将去了。」于是他又跑到小区里的棋牌室找了几圈,发现棋牌室里都是些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,琴姨又不在这里。

  从棋牌室出来,韩艳梅突然他打了个电话,说晚上在别人家里打麻将,让李大力自己锁门早点睡觉。「天助我也,今天我就来个守株待兔。」不得不说李大力有一股乡下孩子的楞劲,说了今天要操琴姨的屄就一定要操琴姨的屄。他毅然决然的躲在琴姨家楼下的绿化带里,猫着身子观察路过的每一个人,看看有没有琴姨的踪迹。「窝勒个去这么多蚊子,娘的为了能日到琴姨的屄出出血我也认了。」执着的李大力开始了他艰苦卓绝的守候工作。

  时光流转,日月如梭——李大力已经在琴姨家楼下等了三个小时。透过一楼的窗子,他已经跟一楼一家人一起看了新闻联播,黄金剧场跟体育世界。眼瞅着就要播午夜剧场了,终于远远的开过来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琴姨家的楼下,李大力顿时来了精神,猫在树后面远远儿看着。

  车子后座下来一对那女,女的果然是琴姨。琴姨今天穿一件黑色无袖长连衣裙,露出两条光滑白嫩的手臂。那男的李大力不认识,不过看着年纪不大。那男的的手臂还搂着琴姨的腰,脸也贴着琴姨的脸颊,好像在琴姨的说着什么。琴姨任由那男的搂着好像也不生气,用屁股轻轻撞了他一下,又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那男的才放开了琴姨又钻回车里扬长而去,琴姨目送车走远才转身进了楼。
突然,一个黑影冲了出来,一只手按住琴姨的嘴儿,另外一只手顺着腰肢把她紧紧搂在怀里。

  琴姨吓了一跳,刚想呼救,身后那人在他耳边轻轻的说:「琴姨,别喊,是我。」黑影当然就是李大力啦,琴姨听到李大力的声音,总算安了心。转身用手在李大力的大腿内侧狠狠的拧了一下。疼的李大力龇牙咧嘴又不敢喊出声来。

  「你这倒霉孩子想吓死琴姨啊。」李大力没脸没皮的搂着琴姨香喷喷的身子,嘴在琴姨脸上亲来亲去。「琴姨,可想死我了,我等你好久了。」琴姨笑咪咪的,任由李大力轻薄。「小鬼你想干什么啊。」「当然是干你了。」李大力的手已经环上了琴姨的屁股,隔着裙子捏着软软的屁股肉。「你不怕你后妈回去收拾你啊?」突然提到后妈李大力心里一激灵,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

  感觉到李大力的动作,琴姨扭了两下拖出李大力的怀抱。「胆小鬼,赶紧回去睡觉,不然你后妈回去不把你屁股打烂咯。」说着转身,扭转屁股上了楼,高跟鞋踢踢踏踏的说不出的好听。

  李大力陷入了痛苦的抉择,是现在舒服舒服再回去挨揍,还是老老实实回家逃过那顿揍。他看着琴姨上了楼梯,借着路灯昏暗的灯光,他贪婪的欣赏着琴姨丰满的双腿,晶莹透白的小腿肚子。

  琴姨走了几步,回头看看李大力还傻头傻脑的站在原地。魅惑的笑了笑,突然她两手握住裙子,一下把裙摆撩了起来,整个大白屁股都暴露在空气中,还风骚的摇了摇。

  「窝勒个擦,这骚货没穿内裤。」李大力哪顶得住这种勾引啊。「死就死了,先替天行道先把这骚货收拾了再说。」说着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去一把搂住了琴姨一同乱摸,摸的她娇声咯咯乱笑。两个人一路上亲嘴摸奶子及其的肉麻,短短的三层楼愣是走了十分钟。

  「死小鬼你先放开让姨开了门进去再收拾你。」琴姨的裙子连衣裙像团破布一样已经被李大力拉在腰间,一对大奶子挺立着,这骚货连奶罩都没戴。

  好不容易把李大力推开,琴姨整了整衣服,从坤包的摸出钥匙,正打算开门。
楼道里灯光昏暗不怎么看得清楚,琴姨猫着身子找钥匙孔,大屁股自然又厥了起来。李大力哪里还忍得住,一下扒下自己的裤子,挺着鸡巴就插了进去。

  「啊」琴姨不自觉叫出声来,李大力一手赶忙捂住她的嘴儿,一手兜着琴姨的腰,自顾自的抽插起来。可把琴姨给急坏了,这万一来个人还要不要活了,赶忙拿着钥匙打算开门先进去再说。可身后的李大力不管不顾越插越快,一下一下撞击着琴姨的大屁股,害的她拿着钥匙怎么也插不进钥匙孔。

  要说琴姨到底是经过见过的熟女,看李大力这样子是制不住他了,念头一转双手扶着门框两腿收紧打算给李大力先夹出来。李大力只感觉琴姨的阴户越来越紧,里面的肉芽把龟头紧紧的包裹着,淫水顺着大腿溜溜的往下流,霎时间感觉就要射出来,忙缓了缓打算拔出来歇歇。

  琴姨确不打算放过他,屁股用力向后坐了坐,自己套了起来,下身的吸力越来越强,右手从身下一把抓住了李大力的睾丸用力揉了起来。李大力哪吃得住这招,顿时就要射。琴姨感到李大力的鸡巴越来越烫一阵阵的抖动,知道他要出来了,赶忙起身掉头一把抓住肉棒塞进嘴里狠狠的叼了几口,李大力把琴姨的嘴儿当成阴户狠狠插了几下,忍不出全部射在了琴姨的嘴里,琴姨慢慢的吞了一会儿才把精液全部吃了下去。

  「死小鬼,让你胡来,让你胡来……」说着握住鸡巴狠狠捏了几下,痛的李大力龇牙咧嘴。

  说话间琴姨终于把门打开了,牵着李大力的鸡巴,一把就把李大力牵了进来。
李大力顺手关上门儿,一把把琴姨推到沙发上,让琴姨扶着沙发撅起大屁股,扶着肉棒又要进去。可是刚刚射过了鸡巴还不够硬,插了几次都插不进去。

  李大力还在那里找着洞,可把琴姨给浪坏了,淫水止不住的流着。一把拉着李大力的鸡巴勇力的套了起来。李大力摸了摸琴姨的奶肉:「琴姨,用你的奶子给我夹夹,夹夹就硬了。」琴姨白了他一眼,还是转身扶着奶子给李大力做起了乳交,时不时还往龟头上吐几口口水。被软软的奶肉一夹李大力的鸡巴还真跟吹气球似得长了起来,琴姨满意的亲了亲龟头,转身趴在了沙发上,两手把阴唇扒的开开的。「快,快进来……」李大力顺势趴在琴姨光滑的背上,闻到她脸上化妆品的香味,在她的脸上乱亲乱舔,鸡巴在琴姨的臀沟里不停的磨,一下就顶到了琴姨的屁眼,琴姨浪笑着说:「小畜生,又就想肏我屁眼啊。」说着用手扶着鸡巴,插进了阴户。琴姨的阴户已经是淫水潺潺,李大力毫不费力的就捅了进去,轻轻动了几下调整了姿势,俯下身子用双手托着琴姨又白又圆的大奶子,狠狠揉了几下。感觉很有份量,暗红色的乳头也已经变硬了,用手指拨弄一下,马上就像弹簧一样弹了回来。

  下身的琴姨主动摇摆起了屁股,配合着李大力的抽插。屄里的水越流越多,顺着她的大腿跟直往下流,李大力越抽越快,把琴姨操的口水直流胡乱的摇摆着。

  [大骚儿子你要把姨给操翻了,以后就给姨来当干儿子,姨天天给你舒服……]
李大力已经感觉又要射了,闷头不敢说话,肉棒不停的抽插着琴姨的阴户,把紫黑色的阴唇都操的向外翻起,发出「咕唧、咕唧」的声音,阴囊打在阵琴姨的屁股上,「啪啪」直响……只见琴姨浑身轻轻颤抖,嘴内含糊不清地呻吟着,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,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,彷佛是痛苦,又彷佛是舒适。

  陈大力只感觉到琴姨的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,每插到深处,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,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地上。

  「恩……啊……好儿子妈不行了,操妈狠狠的操,妈妈要来了……」琴姨猛地反手抓住了李大力的屁股,李大力越抽越快,只感到琴姨的屄越来越紧,就像要喷火一般,突然下面一股激流冲射出来,琴姨泄身了。滚烫的阴精浇在龟头上,让毫无准备的李大力刺激得一下子射了出来,全部射进了琴姨的阴户。泄身的琴姨如泥一般瘫在了沙发上,胸口一起一伏的,大口大口的吐着气。李大力的鸡巴也一抖一抖的,下面的筋似乎痉挛起来,让他一下子受不了整个人瘫了下去,两具肉体紧紧压在一起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  琴姨像个小姑娘的一样,把头埋在李大力胸口,轻轻抚弄着李大力的乳头。
「好儿子,真是妈的好儿子,把妈都操的过去了……」李大力也感到很有成就感,两个人搂在一起亲嘴儿摸奶说着情话,说了会儿话琴姨起身起洗澡。李大力在沙发上趟了会儿,也抓了卷卫生纸把自己擦干净,抬头看看表,已经11点多了,赶忙穿上了衣服。

  「琴姨,已经晚了,我就先回去了啊」正准备走,卫生间的门儿开了。「你这就要走了吗……」琴姨缓缓走了出来,李大力的眼睛又直了,琴姨穿了一身红色的情趣内衣,上身半罩杯的乳罩,却在两边的乳头处都开了缝儿,紫红的乳头直挺挺的挺立着,下身穿了件半透明的丁字裤,阴毛都裸露在外面,红红的大阴唇外翻着,细细的带子穿在中间,说不出的淫荡。

  少年的理智瞬间被击的粉碎,一把把琴姨抱起来扔进了卧室,一脚关上了房门,屋内只传来琴姨的浪笑声跟少年粗重的呼吸声……************那天晚上,琴姨又要了李大力四次,才放软脚虾般的李大力离开,那是已经是凌晨两点了……李大力心惊胆战的回到家,打开门找了一圈,万幸韩艳梅还没回来。赶紧胡乱洗了洗回来房间。刚躺上床就听见钥匙插门的声音,韩艳梅回来了,李大力赶忙装作熟睡还打了几个呼。韩艳梅进他屋看了看转头关门自顾自去洗澡了,李大力带着满足的笑容沉沉的睡去了。自从那天开始,李大力就成了琴姨家的常客。每当晚上后妈韩艳梅出门,两人就开始幽会。

  有时在李大力的家,有时在琴姨的家,甚至有时韩艳梅在家的时候,两人就在楼底的车库里打野战。年轻力壮的少年跟虎狼之年的熟妇一拍即合,打得火热。

  李大力在琴姨的调教下,持久能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,时不时也能把琴姨操的高潮迭起,但总得来说还是负多胜少,大多数时候都是扶墙回家的结果。

  时间不知不觉过的飞快,期末考试结束之后,紧接着到来的就是欢乐的暑假。
期末考试期间李大力都被韩艳梅关在家里复习准备考试,已经素了好些时间了,好不容易盼来了久违的自由。

  那天晚上,李大力早早的吃完了饭,偷偷默默的溜到了阳台,给琴姨打起了电话。等了好许时间,终于琴姨电话了。「喂,亲,找美女干什么啊。」琴姨的声音娇娇嗲嗲的,听得李大力一阵儿肝儿颤。「嘿嘿,找美女当然是有好事了,琴姨我想死你了,今天晚上可不可以……」电话那头的琴姨咯咯笑了起来,「你个死人一个礼拜都没找人家了。今天想干人家就的干啊,美死你,人家已经另外找了个小情人了,正干着呢……」李大力一头瀑布汗,赶忙装起了可怜「琴姨你就别耍我了,我这不是期末考试被我后妈关家里了吗,我可是天天想着你呢……」「好吧,看你可怜巴巴的今天就给你解解馋。赶紧过来吧。呵呵……」李大力乐的腿都打飘了,跟韩艳梅说了声去同学家玩儿,三步并作两步奔向琴姨家,没想到却在小区里碰到了琴姨的儿子虎子。虎子比李大力小一岁,长得高高瘦瘦风吹就倒的竹竿样儿,在学校里没少被小流氓欺负,两个人算是同病相怜,关系也算不错。

  「大力哥,这是去哪儿玩啊?」虎子主动跟李大力打了个招呼。

  李大力心里想着,这傻小子,老子可是正给你当便宜爹去。脸上还是堆着笑假客气:「这不是放假了吗,去找我哥们儿家打台球去,要不咱一起?」「我可不会打台球,大力哥我去网吧上网了,下次来我家玩儿啊。」说着骑着单车一阵儿风儿似得走了。

  「嘿嘿,我现在就是去你家玩儿呢。」看见虎子走远了,李大力火急火燎赶忙冲到了琴姨家,门一开就一把抱住了琴姨,胡乱亲摸起来,恨不得就在门口把琴姨给强奸了。琴姨不但没反抗,反而将小嘴凑上前,让李大力贪婪的吻了个够。

  两个人正吻的热火朝天,突然楼道里传来高跟鞋「啪啪」的声音,有人上楼来了。吓的李大力一阵哆嗦,还是琴姨一把把他拉进了屋了,弯着脚关上了门。

  李大力正打算扑上去好好亲亲美人儿,被琴姨一个爆栗。「你身上都臭了还想碰我,赶紧先去洗洗。」李大力本来还打算让琴姨一起鸳鸯浴,琴姨却弯身拿起了脚下的凉鞋,顿时老实的进浴室胡乱的冲了冲。

  擦干了身体,光溜溜的李大力冲进琴姨的房间,琴姨正在电脑前噼噼啪啪打着字聊得开心,李大力顺势坐到了琴姨身边,把琴姨一把抱到了腿上。琴姨穿了一件黑色的真丝睡裙,领口开的很低,李大力毫不费顺着领口伸进去摸着琴姨的大奶子。琴姨任由李大力玩弄,只是嗲嗲的娇笑着,自顾自的聊着天。

  琴姨的qq不停的嘀嘀嘀的响着,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舞动,同时跟几个人聊着天。李大力好奇的看了一眼,「骚妈妈,乖儿子都硬了一天了,晚上有没有空啊。」「今天不行,今天妈妈要陪亲儿子,我们找个地方出来坐坐,让妈好好疼疼你。」……「漂亮阿姨,又想操你的大屄了,什么时候再玩儿一次。」「你个坏人上次把人家的小穴都操肿了,人家才不理你。」……「老婆今天有没有想老公的大鸡鸡啊?」「有啊,我今天一直在想,下面的水怎么也止不住,内裤都湿了,老公你得给人家买新的。」……李大力的心里顿时有些五味陈杂,感觉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一般,有些吃味的用力捏了捏琴姨的乳头。琴姨似乎感觉到了李大力的不悦,左手从胯下直接摸上了李大力的肉棒套弄了起来。「怎么了,吃醋了啊。」琴姨在李大力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,麻酥酥的,李大力的肉棒吹气似得长了起来,直直的顶着琴姨的阴户。「没有。」李大力赌气似的把脸埋在琴姨的怀里,叼着奶头吃了起来。琴姨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用手扶起李大力的头,红艳的双唇对着李大力的嘴一口吻了上去,主动将舌尖探进了他的唇间,两人的舌尖激情地交缠着,贪婪地吸吮着对方的爱液。良久,两人唇分,琴姨的嘴角还挂着丝丝的唾液。

  一个销魂的吻,把李大力的那点儿小心思彻底吻的烟消云散。下身的肉棒突突的颤抖着,顶着琴姨穿着黑色丝袜的光滑大腿。「琴姨,我们做吧,我想要你。

  说着埋身在琴姨的脖子上舔舐起来,贪婪的嗅着成熟女人独特的香气。「好儿子不要急吗,妈今天好好的伺候你。」琴姨轻轻的推开大力,起身坐在了桌子上,蹬掉了两脚的高跟凉鞋,两条丰满修长的玉腿抬起来架在了李大力的肩膀上,嫩白细腻的小脚,在黑丝袜的包裹下十分的诱人。李大力忍不住一把抓住把琴姨的右脚,从脚趾上逐一舔了过去,一直舔到了脚跟,转上来又把脚背舔了个遍,直舔的琴姨花枝乱颤咯咯直笑。薄薄的丝袜被口水打湿,变得黏黏的。

  「妈妈的脚香不香。」琴姨的左脚顺着李大力的大腿伸到了他胯下,脚尖直接在他的龟头上轻轻的点了点,又轻轻踩着他的阴囊,还时不时用两个脚趾夹一夹嫩肉,刺激的李大力直喘粗气,放开琴姨的右脚掌摊在椅子上。琴姨顺势用两只小脚夹住了肉棒,脚掌交互着上下搓弄起来,口中还哼哼叽叽淫浪的叫着,「啊……儿子大鸡巴好烫啊……快射给妈妈……妈妈要儿子的大鸡吧……」黑丝滑腻的触感使得李大力很快一泄如注,全部射在了琴姨的丝脚上。

  李大力大口大口喘着气,琴姨抽了点纸巾帮他清理了下身,起身离开了房间。
李大力看琴姨不在,拿过了肩膀看起来琴姨的qq.

  琴姨的qq上分成了三栏,第一栏是「炮友」,里面有十来个人,头像都跳动着,对琴姨发着肉麻淫荡的话,李大力鄙视的无视了。第二栏是「儿子们」,里面有着三十几个人,李大力仔细看来看大多都是些十几岁的男学生,同样无视。

  第三栏是「姐妹们」,里面也有着十来个人,头像统统都是露屁股露奶子的熟女,不知道都是些什么 人。琴姨只有一个200人的qq群,群内飞快的刷着屏,都是些淫词浪语跟黄色图片。

  「死小鬼,偷看什么呢。」琴姨进来了,李大力赶忙起身。琴姨已经脱下了睡衣跟黑丝袜,全身只穿了一个小小的黑色情趣开档内裤,李大力最喜欢这一件,赶忙扑了过去。琴姨笑着闪了一下,从床头柜拿出了一个半遮的面罩,「拿去戴好。」李大力不知道琴姨要干什么,还是乖乖戴了上去。琴姨走到电脑前,带上了耳麦清了清嗓子点开了qq视频。

  「今天跟大家说好的给大家秀一场,下面就由我跟我的小情人给大家献上激情表演。」说着一把拉过李大力按在椅子上,把摄像头对准了,蹲下身来一口叼住了李大力的鸡巴开始了口交,灵巧的小舌头探出来在龟头上一圈一圈的舔着,是不是还舔舔阴囊,比平时更加的狂暴。李大力看到qq群飞快的刷着屏,赶紧转过头去不让摄像头拍到自己的脸,感觉自己就像个玩物一般,心里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。

  不过就算心里怎么不舒服,下身还是传来强烈的快感。琴姨已经把肉棒含进了嘴里做起了深喉,头部快速的耸动着,李大力感觉肉棒几乎已经顶到了食道,龟头火辣辣的。吞吐了一会,琴姨吐出了肉棒,伸出右手握住上上下下地套弄着,龟头处已经冒出一丝丝的水儿,黏黏的滴了下来。

  这时,琴姨俯下身来跪在李大力前面,用两只沉甸甸的大奶子夹住了肉棒,把那朝天耸立的肉棒放进了深深乳沟中间。朝龟头上吐了几口口水,双手抓住自己的双乳往中间挤压着,把肉棒紧紧地夹住,上半身开始有规律地上下耸动,深而紧的乳沟摩擦着肉棒套弄着。李大力忍不住叫出声来,琴姨感觉到李大力的肉棒越来烫,知道他快要到了。空出一只手扶着耳麦:「宝贝们,小情人已经要出来了,你们说让小情人射在哪里呢。」李大力哪里还管的了这些,用手抓着琴姨的奶子紧紧夹着龟头,把乳沟当成阴道疯狂地抽插,涨的通红的龟头在雪白的奶肉中时引时现。「恩啊……好儿子……来射妈脸上……给妈美美容……」在琴姨的淫声浪语中,李大力又一次狂泻而出,精液一股股全喷在了琴姨的脸上。

  琴姨一口叼住了龟头,帮李大力舔净残留的精液,然后不顾脸上的精液又起身聊起天来。李大力感觉很不是滋味,起身离开房间穿上了衣服离开了琴姨的家,而琴姨也没有起身阻拦他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我的爸妈 下一篇:裸体奴隶母狗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